映像南極

映像南極 —讀許坤濤新作有感

 張國治

 我沒有去過南極,但我讀許坤濤兄的畫,感到一種絕對的冷和孤獨。

  對一個身居南方寶島亞熱帶濕熱氣候的我,究竟無法想像那種冷是何種冷?當冷冷到極度,是何種況味?

  在一個有限的界面上,赫赫然矗立著宇宙的那種冷,顯示了無垠,無極之感。
作為地表的岩層斷裂或積累所形成,或因氣候特殊,位居於地球的角落產生的特殊現象,其本身就構建了特殊的景觀風貌,足夠世人頂禮觀賞。
冷和孤獨亦被創作者選擇,形成了創作者命題的表徵。
但不只有冷,畫家在天白而青而蔚藍的正方形界面形塑上,試圖演譯著溫熱的彩霞,落日火紅的餘暉映照在南極的冰山中。
天圓地方,畫家在方形界面上鉤勒皴擦著一座一座的冰山,巍立在小平線主體之上尖銳的冰山,有些疑似域堡,有些是大自然斧劈形成的刀山。但穩定,並不駭人而攝人心魄。

    畫家持續鐘愛著他對海天一貫的癡愛與嗜好,從其中持續對山水畫的表現與演化。

    正方形的畫幅貫穿了此一系列作品的視野。水平線以及長條形,將天空與水作了分界,其分割是恆定的傳統和諧體現。或許如蒙德里安所言:垂直加水平等於真理。

    畫面上大多為一座獨立的主體或兩者大小對照,或成叄的群體對照關係,顯示大小遠近之關係變化。此類似照相機觀景成像的方法,說明了畫家觀點視野迥異以往的創作途徑,力求突破創作困境,跨向新的歷程。
    畫家從早期概念性的符號性點、描、皴擦、染等之傳統技法描繪,進入三亞海南“天涯海角”的海洋吟詠歌誦,彩筆禮讚。以至於遊歷寰宇海洋巡禮天地。於北京的進修及沈潛修為,受其師王明明先生開啟影響,至以西方光影寫實表現,直視宇宙真實結構,復又臻於水墨表現之新境,觀此系列新境氣象萬千。莫不感受其畫作凜然和冷冽,並為其大破大立在藝術上開創新境而歡喜喝采。

 

作者(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專任教授,美術學專業博士)

 

 

映像南極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